秒秒彩

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四十三章:仇人见面

作者:独留
更新时间:2019-10-09 23:04:39
    “咚。”

    随着一声鼓声响起。

    众人开始纷纷走出猎场。

    随着人群的呼喊声,另一位神秘的第一名也走了出来。

    当林却和齐骆共同站到一起时,所有人才注意到了这个少年。

    稚嫩的脸庞,却有一双沧桑深邃的眼睛。

    齐难看着这个少年心中掠起一道波澜,虽不知眼前少年的经历但他好像能感受到那份心中的骄傲。

    反观齐骆,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娇奢之气,就算是一个陌生人看到也能猜出大概身份。

    如此比较之后齐难不禁眯起眼心中起了猜疑,“这林却小兄弟很是优秀,是紫阳城的人吧?”

    “国主好眼光,正是在下好友。”秀山王说道。

    “难怪如此优秀,日后定是成就非凡啊。”齐难毫不掩饰的夸赞着。

    “哈哈哈,能让国主欣赏也是他的福分。”秀山王道。

    齐难来到灵缺面前目光赞许的看着他,然后将目光落到了儿子身上,“不错,没让我失望,后日的比试也要如此。”

    听到这灵缺皱了一下眉,什么?还有比试?那自己还干嘛那么辛苦,想到这他瞬间郁闷了起来。

    “吁!!!”

    随着一声马鸣声打断了几人的交谈。

    听到声音后的牧青州很是激动,他听得出那是三牲通灵马。

    趁着人声鼎沸他挤出人群溜进了猎场中。

    而灵缺在听到马鸣后也感觉这声音熟悉,脑袋中开始搜寻这声音,直至他看到牧青州溜进了猎场中才恍然想起这正是三牲通灵马。

    他担心牧青州进去后会有危险便也匆匆打了声招呼便跟了进去。

    当他进去后开始四处寻找牧青州的身影。

    终于经过了几个岔路口见到了在抚摸着三牲通灵马的牧青州。

    “青州。”灵缺喊道。

    “灵缺,你快来看,小马伤居然好了,而且变得比之前更加壮硕了。”牧青州抚摸着马背高兴的说道。

    “嗯,既然找到了咱们就回去吧。”

    “好。”

    说着,牧青州在马耳边低声细语一番便看见三牲通灵马抬起前腿仰天长鸣了一声便动了脚步跟着牧青州的后面。

    “嘿嘿,这么着急走啊?”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易成礼!”

    灵缺转过身看见眼前的人神色瞬间冷了下来,“哼,我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原来是你!”

    “哟,这是有了靠山说话都那么硬气了吗?”易成礼把弄着手上的短刃戏虐的说道。

    “哼,今日便是你的埋骨日!”灵缺将牧青州护在身后,全身气势爆发,“出!”

    寻仙记随之颤抖了一下,便飞出几道黑色身影。

    “吼!”

    “嗷!”

    只见蠪侄、长荒青鳞巨蟒、夔牛、鼻刺长牙象异兽皆出现在了眼前。

    “哦?你身上还有这等宝贝?可以召唤异兽?”易成礼眼冒金光露出贪婪的神色。

    “哼,是吗?”灵缺凌厉的看着易成礼,咬着牙将怒气压在心中,“若你今日能走出这里,那我将宝贝双手奉上,云起!”

    一道黑云出现,灵缺踏上黑云开始进行攻击。

    “天荒拳!”灵缺率先进行了进攻,这拳法是他近几日自创的,虽说现在只能算得上地级功法。

    “雕虫小技,看拳!”

    易成礼微微一笑,而后握拳,身形一闪来到灵缺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噗!”

    灵缺被一下打在了黑云重重砸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上!”灵缺指挥着异兽开始攻击。

    随着这几战,异兽们的实力也逐渐有了提升,尤其是长荒青鳞巨蟒隐隐有了破劫的征兆。

    “亏你还是修行之人,难道不知仙境之上每一层境界实力相距都犹如天地,就凭你这些东西根本挡不住我!”

    易成礼再轰出两拳,仅仅拳意便将几只异兽压制的喘不过气。

    “嗷!”

    在最前的长荒青鳞巨蟒发出一声哀嚎便倒了下去,身子抽搐了几下便慢慢化成了飞灰。

    看着长荒青鳞巨蟒一点点消失灵缺挣扎站起来想要催动寻仙记将巨蟒收入进去但却无济于事,他悲伤的看着巨蟒消散于眼前。

    “啊!”

    他跪在地上双手锤着地面,他怨天怨地怨自己,始终没有能力能够去战胜一切。

    “哈哈,给我死来!”

    易成礼猖狂大笑,左手伸出一握便直接将灵缺擒来,紧紧捏着他的脖子。

    灵缺憋红了脸,眼前逐渐迷糊,不管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渐渐的他感觉到了无力。

    “滚开!”

    就在易成礼以为就要杀死灵缺的时候,突然一柄短刃飞来阻挡住了他的动作。

    灵缺再次摔在了地上,睁开眼时看到了秀山王和霍长路等人。

    “你..你们怎么来了?”

    他虚弱的问道,说完之后便昏迷了过去。

    “姜秀山你们非得来打扰我的好事吗?!”易成礼厉声吼道,“差一点,就差一点!你们该死!”

    “哼,你也配?”霍长路将灵缺放在一边,走上前将地上的短刃拔出,“杀你,我一人足矣。”

    “呵,霍长路,你可知你在说什么话,我乃是仙君境界,就凭你?”易成礼阴笑道。

    “是吗?”霍长路微微一笑随后释放出自己的气息。

    “你也仙君了?!”易成礼有些慌张。

    “怎么,很意外吗?”霍长路握紧短刃看着易成礼。

    “那也得死!”易成礼咆哮着,左手变化出一柄黄色的旗子,“呵呵,今日你就是我杏黄旗下第九十九条灵魂!”

    易成礼握紧杏黄旗开始进攻,杏黄旗也在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

    一时间,霍长路竟有些吃力,尤其是与杏黄旗对战时,隐隐一股力量侵入自己的身体破坏着体内的法力。

    “啊!”

    只见霍长路正在抵抗时发出一声哀叫接着又被打了一拳身体被打落在地,身上的法力在快速涣散。

    “怎么会这样?”霍长路不可思议的看着易成礼,感受着身体内法力在快速的流失。

    “哈哈,霍长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还有你们几个都得死!”易成礼握着杏黄旗嚣张的吼道。

    “长路!怎么会这样!?”秀山王和白井来到他身边将他扶起焦急的问道。

    “不清楚,刚刚在交战中身体内所有的法力突然涣散,因此受了重伤。”霍长路感受着最后一道法力散掉无奈的叹着气摇了摇头。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这种遭遇无异于杀了他们,法力涣散只有三种结果,修为丧失和修为跌落,最严重的便是烟消云散,这三种不管哪一种都是

    晴天霹雳。

    “啊哈哈,宝贝旗子,等我杀了他们几个一定把你喂得饱饱的。”易成礼癫狂似的大笑着,完全不理会秀山人几人。

    看到易成礼猖狂的样子还那柄奇怪的旗子,霍长路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再次喷出。

    “是他那古怪的旗子,刚刚那旗子划伤了我之后就开始法力涣散。”霍长路破口大骂,但浑身却渐渐冰冷。

    “不好,若没有法力长路就危险了!”白井看着霍长路着急的说道,他一点点往霍长路体内输送着法力,但也只是沧海一粟。

    “姜秀山!都是你害得我!给我死!”

    易成礼再次进攻,但好在被秀山王挡了下来。

    “是你那旗子在作怪吧?那我就抢来看你怎么嚣张!”秀山王祭出炎阳火炉,随之出现漫天大火,将半边天空都映成了火红色。

    秀山王操纵着一条条火蛇开始冲向易成礼,“赤蛇火海!”

    “哼,雕虫小技。”

    易成礼谈谈一笑,用手轻轻挥动杏黄旗,身前便出现一道道由法力组成的人形东西。

    “去。”

    他手一挥,各个人形东西便像是有了生命开始进行反击。

    顷刻间,火蛇便打散,那些东西也被火海吞噬。

    “哈哈哈,这可是杏黄旗啊,极品道器。”易成礼举着杏黄旗得意的叫嚣着。

    在这一刻,躲在一旁的牧青州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趁着没人注意踏上马背然后跃起一把抢过了易成礼手中的杏黄旗。

    “混蛋!去死!”易成礼见到杏黄旗被抢一时气急,身形一闪来到牧青州面前一拳轰出。

    但牧青州在最后一刻将旗子丢给了秀山王。

    秀山王接过旗子,直接丢进了炎阳火炉中开始炼化,没等易成礼行动旗子便被熊熊火焰灼烧,开始出现了皲裂。

    ‘撕拉’一声,旗子被烧坏,一道道人形东西钻出来纷纷逃向外面。

    秀山王意识一松将它们放出,就看着这些东西飞向四面八方,其中还有一道缓缓来到霍长路旁边慢慢钻入了他的体内。

    “啊!”随着一声高吼声,霍长路脸色恢复了红润,法力也在慢慢恢复。

    他走到一边将重伤的牧青州安置在一边,而后猛然转过身冰冷的看着易成礼。

    “混蛋!混蛋!我辛苦收集的法力!你们该死!该死!”

    此时的易成礼已经彻底疯狂,只见他眼神慢慢涣散接着变成了黑色,身上的青筋暴起,双手指甲长了很多,最重牙齿变成了尖尖的獠牙,身上散发着一股黑色压抑的气息。

    “他已经成魔了。”

    秀山王看着他有些惋惜,想想曾经的一城之主竟变成了如此境地。

    他叹了一口气,慢慢将炎阳火炉托于手中,炉中火焰燃烧,好似要燃烧整个大地。

    “我来吧,刚刚生死只见也悟了一点点东西。”霍长路伸手挡住了秀山王的动作,而后再次祭出短刃。

    “这一招,名为亡灭,赠于你,也赠给曾经的射阳城主。”

    霍长路立于空中,四周气势如虹,天空中发出低沉的雷声,乌云卷积着覆盖了阳光。

    “呵!”

    当他睁开眼时,浑身泛着金光,最后聚集在了短刃之上。

    “咔嚓”一声响雷劈下。

    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另一边。

    “哈哈哈,你这是.....啊...噗!”

    易成礼本想大笑却看见自己胸口处碗大的窟窿,苦笑了两声便掉在了地上,身体也慢慢化成一股黑水。

    “唉,何必呢。”

    霍长路看着那一滩黑水轻轻摇着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