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秒彩

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西医的请愿

作者:不吃鸡爪
更新时间:2020-01-15 20:15:34
    院中的气氛僵硬,大管家与许意静默的对峙。

    主辱从死,大管家这是在替他的主人表示对许意此次举动的不悦,对他发出无声的警告。然而,这番忠仆护主的情谊,却只让许意觉得莫名其妙,都已经是现代社会了,还玩古时候的那一套,脑子不好使吧?

    过了良久,许意还是自顾自的观赏金花,看其模样,便可知他是什么样的想法,

    “许先生,你就不怕得罪了我家主人?”

    大管家皱眉问到,觉得许意不知好歹,主人对他可是有礼相待呃,对方如此行事,却不是做客的道理。首次见面,便下了主人的面子,这次又做出夺人所好的举动。

    许意讥笑:“怎么,忠心耿耿的管家要替你家主人讨回公道?”

    “需要我提醒你吗?这花盆原本就是我的东西,你的主人‘借用’几天,也该满足了。”

    “你……”

    许意油盐不进的模样差点激怒了大管家,但想起这人是主人特意交代过的客人,也只能忍着怒气告辞。

    “霸道蛮横之人,以为披了一层礼节的外表,就真的以为自己是贵族了?”

    冷笑一声,许意如此评价周宅的主人。

    表面看起来有礼有节,实则只是虚伪的做派罢了,骨子里的蛮横无理怎么都掩饰不住。

    来“讨公道”的大管家是愠怒而去,许意则满不在乎的欣赏金色花朵儿,小小的一朵却能绽放出异常美丽的色彩,如同软金打造的花体,让许意不由自主的看了很久。

    ……

    “九朵金花炮制成药材,能储存的更久些。”郑老围着九线金丝草转来转去,这小老头儿也是见过不少奇特药草的,但像金丝草这般的却是难得一见。

    “虽然药效不可避免的会比鲜花弱一些,以后却可随时取用,这样一来能做为应急之物也不错。”

    从许意那里得知了药效,严老看着金丝草的眼神,就跟见了神药没什么区别。

    “老师,开的花你们一人摘一个去炮制着玩……咳,我说错了,是做研究,老爷子们做的是很严谨的研究。”

    许意大方的让出花盆,本来是想说让老爷子们把花拿去玩,随便整都没问题,结果中医组纷纷投来不认同的眼神,让他只能哭笑不得的改了口。

    九朵金花被老爷子们小心翼翼的摘下来,那轻柔和缓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破坏了整体。让许意都不好开口说九线金丝草开的花,花瓣那是结实的很,即使被棍子抽几下都没事。

    金丝草的花被摘走了,许意撩起它的一边叶片,看着原本花开后消失的金线又慢慢的现形,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好一会儿。

    “叶片最毒,根、茎次之,记忆里只有花朵入药的记录,其它的还没有验证过功效,这样一下就不好办了。”

    许意本来也只是想报复一把那位三长老,对金丝草是否能用却没有确定,目前小小的为难了下,怕毒性太大不好控制,想着要不要把金丝草毁掉。

    “许医生……”

    气弱的声音,是怕打扰了许意,也是因为身体的主人精力不足,自是心虚气短。

    “是你们啊,身体好点了吗?”许意回头看见来人,嘴角淡笑的问着话。

    “我们是……想来谢谢许医生的……”

    “那个……”

    三人从西医组挪到这个地方,费了很大的力气,这会儿看到许意,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目的。

    “有话直说了吧,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还能吃了你们不成?”见对方具是犹豫不决的表情,许意眉头一挑的让他们直接说出要求。反正太为难的事他可以选择不答应,简单的事,便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们……想替许先生试验这株药草。”

    三人终于鼓足了勇气,由领头的人开口。

    “这个,你们要知道,这种未经过实验的药草,可是能毒死人的。”拧眉不乐,许意可不想让这三个人被毒死。

    “更何况,你们还有一两个月的时候,应该能等来特效药。”

    “许医生,特效药是没指望了。”

    领头的西医面露哀色的说道:“如果是初期的混合病毒说不定还有救,但是现在……这种混合毒到底混合了多少的原生病毒,谁也说不清。”

    “如今,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就请许医生答应我们吧……”

    “求求你,许医生,就答应我们吧。”

    一天挨着一天等死的滋味太难受了,他们想试一把,让自己活下去。即使死了,也想有尊严的离去,不再是苟延残喘的活过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唉,行吧。”

    无奈的叹息,既然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再不答应好像也挺不近人情的,许意便同意了对面三人的要求,决定把未实验过的金丝草用在他们的身上。

    “每个人选择一部分,叶片毒性是最大的,稍有不慎便会中毒而亡。茎在其后,根在末端,毒性的排行便是如此,你们商量着怎么选吧。”

    介绍完详情之后许意就不再开口,闭目养神,预想着无数的方案。

    没过多久,领头西医过来告知许意他们商量的结果。

    “我选叶片。”

    领头的人,名为孟嘉康,现年三十有五,本是风光无限的年轻名医如今却进入了人生的待死阶段。他不愿就这样的死去,想着拼了一把,生或者死,就看这一回的结果,看着老天爷愿不愿意让他活下去。

    “我选茎。”

    “我选根。”

    另外两人也确认了自己的选择。

    ……

    “许意,你有把握吗?”

    严老得知了此事,眉头就没放松过,这种过程无法确定,实验结果也无法确定的治疗,让老人家的心都揪了起来。只是去炮制一朵奇花的功夫,傻徒弟就被人给哄上了架子,令老爷子不由埋怨那三名西医。

    要是试验失败,徒弟以后可是背负了三条人命!往后的行医生涯怎么办?要是傻徒弟心灵脆弱些,不就被毁了前程了吗?!

    “老师,我觉得还挺有把握的,您就放心吧。。”

    许意想着,假如实验出现了危险的情况,他用上续命术和新得的针灸手法,大概也能让人挺过去,顶多是他们打的身体变得更差一些。按许意别的估计,金丝草的毒应该是血液毒,涂抹皮肤的话,毒性大概会弱一点。

    “糊涂!”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傻小子。

    严老觉得自家的徒弟怎么看都是傻乎乎的模样,亏以前还以为许意是个聪明的人,现在……令人担忧的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大喊——快点放弃吧,傻小子!

    被师父关心着,许意心头发暖,笑意盎然的望着老爷子劝说:“不如,老师在我身边看着,替我把把关吧?”

    “你这孩子,还想拖老夫下水。”抬起胳膊作势要敲许意的脑袋。

    乖乖地低头,许意装巧卖乖安抚这位担心他的老人,心间越发的温暖,就如同泡在温水中一样的暖和。

    然后,说的口干舌燥的严老,还是没能说服得了许意,反而被忽悠着当了助手和监督。

    孟嘉康领着身后的两名西医把整条手臂清洗干净,紧张的看着许意做事。

    许意先把九线金丝草的根、茎、叶分别取下一指的长度,再放入三块药臼分别研磨成青绿的草汁。每块药臼中再逐步放入冬生花、春枯草、桂珍胶等基础方子中的药材,因为加入了新鲜草药,最后的成品便是有点湿润的药粉。

    两只手都穿好了胶手套,许意涂药前对着孟嘉康说到:“药粉能不能起作用,谁也不知道。等涂上药粉后,你的手臂便会升起强烈的灼烧痛感,并且这种药物的反应会一直持续到明日凌晨。”

    “因为你选了叶片,所以疼痛的级别会更高。在此期间,如果你觉得承受不住这种痛苦,可以选择放弃继续治疗。”

    孟嘉康抿紧了嘴角:“我想活着。”

    “很好,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决心。”

    许意满意的点头,很是欣赏对方渴望生存的气势。

    戴着手套的手指挖起一小堆药粉,仔仔细细一点不缺的涂满在孟嘉康的整条手臂,再用透气的纱布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住手臂。

    “唔!”

    灼烧的剧痛,就仿佛把整条胳膊放入火中一般的烧痛感,孟嘉康咬紧牙关,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低落,面容都疼得有些扭曲。

    看着忍着痛楚不曾叫唤的孟嘉康,许意觉得对方应该能挺过这场人生的危机,便转头让另外两人也做好准备。

    换了两次手套,替三个人都涂好药粉之后,许意就坐在一边旁观他们的反应。也许是死亡的威胁太大了,就连最文弱的那一名西医,都能忍受着痛苦不曾发出大声的惨嚎,这样倒是让许意觉得挺意外的。

    没想到,还都是硬骨头的男子汉。如此,许意反倒是希望他们能顺利的挺过这一关,好好的活下来。

    毕竟作为名医,略去人品不谈,只说医术都不会太差,活一个下来便可救治成千上万的病人。

友情链接